美国校园枪案余波未消 开学返校家长心有余悸

新华社北京8月26日电 还有十来天,美国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市的学区就将迎来新学期。学区内罗布小学3个月前发生的枪击惨案阴影未消,家长们心有余悸,许多人并不放心把孩子再次送进校园。

5月30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发生枪击事件的小学,人们悼念遇害者。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尽管学区警长因应对枪击决策不当、行动迟缓被撤职,但这起造成19名学生和两名教师遇害的惨剧大大破坏了民众对美国执法部门的信任。

马里奥·希门尼斯就是忧心忡忡的家长之一。他10岁的儿子是那场悲剧的亲历者,班上老师埃尔莎·阿维拉被枪手射中受伤。

“他向她(老师)直奔而去,抱住她哭,因为知道她没事了,”希门尼斯向描述儿子在枪击事件结束后的反应,“他每天都在问其他人好不好,尽管他自己的精神状态很糟糕。”

5月29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的城市广场,市民为枪击事件遇害者守夜。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事发一个多星期后,尤瓦尔迪学区董事会决定永久关闭罗布小学校园、另寻新址,原因是有家长反映枪击惨案让学生受到心理创伤,惧怕重回校园。学区已决定拆除罗布小学原校舍并筹资新建新校园,该校学生暂时转至附近学校就读。

希门尼斯最终决定让孩子留在尤瓦尔迪市学区上学,但他在新学期让孩子随身带智能手机,便于随时追踪孩子位置,孩子一旦遇险也能打求救电话。

尤瓦尔迪学区定于9月6日开学。伦尼·加尔萨是尤瓦尔迪县政务委员会成员,他的5个孙辈将回校上课,其中三个在公立校,两个就读一家私立学校。加尔萨注意到,不少家长在犹豫该不该让孩子转学。他说,许多家长准备把孩子转入当地私立学校。

5月28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的城市广场,市民哀悼枪击事件遇害者。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远程教学也是一种选择。但得州在新冠疫情期间通过的一项法律限定了居家上课的学生人数,不得超过学区学生总数的10%,除非获批得到特殊待遇。得州教育部门信息显示,尤瓦尔迪市学区还未提出豁免申请。

枪击案后,尤瓦尔迪市学区升级了学校安保措施,各座校园安装更高的栅栏、更多的监控摄像头,州警也增派30多人承担校园警备任务。

但是,这些措施并不能让家长安心,因为枪手在罗布小学行凶时,90多名州警在现场,大多全副武装,却足足拖延了一个多小时才发起突击解救行动。

5月27日,警察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发生枪击事件的小学外执勤。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他们(州警)那天就在学校里,却什么都没做。所以,我不知道(增派警力)能带来多少安慰。”遇害学生的家长金伯莉·鲁比奥说。

那次枪击带走了鲁比奥10岁女儿莱克茜的生命。她还有四个孩子,最小的8岁,原先也就读于罗布小学,但新学期打算远程上课。“他们(警察)让我失望,让大家失望。这件事后,我不知道自己对执法部门的(信任)能否恢复如初。”

尽管警方在枪击事件中的表现广受诟病,尤瓦尔迪市学区董事会直至本月24日才表决通过对学区警长皮特·阿雷东多的撤职决定。在学区董事会做出决定前,当地居民和受害学生家长不断抗议施压。在一次气氛紧张的学区董事会会议上,抗议者现场打出标语:“如果不能尽职,就交出警徽。”

罗布小学惨案是美国10年来致死人数最多的校园枪击事件之一。当时在现场的执法人员将近400人,却“等”在校门外和枪手行凶的教室外,迟迟不发起营救,让枪手有机会伤害更多人。

5月31日,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南部尤瓦尔迪市的城市广场,人们悼念枪击事件遇害者。新华社记者吴晓凌摄

据美国媒体报道,当时被困教室的学生狂打报警电话,负责现场行动指挥的阿雷东多却没有随身携带警方通信设备,没接到报警信息,而且错误判断枪手当时已被“围困”、失去继续行凶能力,因而迟迟不指示手下破门突击。

得州众议院7月发布调查报告,指出这场悲剧缘于“极差的决策”、执法人员未按照训练行事、“把自己的安全置于无辜受害者生命之上”,暴露出执法部门“系统性失败”。

得州州长格雷格·阿博特说,需追究各层级责任,对阿雷东多撤职只是“追责的第一步”。

当地居民唐娜·托雷斯一直在学区董事会和市政委员会会议上要求对警方追责。“每一个身在现场却没行动的警察,我们都要追究他们的责任。”她说。(沈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